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考试周的百忙之中利用吃饭时间看了一点末代皇帝。不应该看好电影,久久不能平静(即使还没看完)。影片的质感沉淀,色彩华贵而不虚浮。帝国垂死,被封建浸透骨子的人仍昏在一个梦里,自欺欺人地守着囚于紫禁城中的皇帝。大清已经死了,连还在喝奶的溥仪都知道。他说,“我不明白。”而其余“明白”人,他们俯首磕头。

小溥仪实在太可爱了,用水不亦乐乎地泼太监,下一秒见到阿嬷,哇地哭出声来说要回家。他登基的时候,成千的人穿着红、绿、紫,磕头,又磕头。磕的不是溥仪,甚至不是天子,在那具小身躯上寄托着苟延残喘的龙气。不愿相信变天的紧紧抓住这缕龙气,每一声脑门顶磕在地上的咚咚闷声都是有形的证明,仿佛只要听到这声音,大清就将繁盛万万年。龙气是什么,万岁爷是什么,没有人敢想,没有人愿意想。对一个制度俯首称臣了几千年,思考所带来反弹的痛苦太致命了。

“我带你玩一个游戏。”小溥仪对小浦杰说。小小年纪他已经发现,他一跑,所有人都跟着他跑,他一停,所有人都不敢撞上他。一帮人抬着轿子,在溥仪身后跑成一个圈,好像一条毛毛虫。溥仪觉得有趣。持上帝视角的人也觉得荒谬得有趣,可跑圈的没一个这么觉得。

希望能早点学完习,这样就可以把电影看完。对它感兴趣,是在万神纪的剪辑中惊鸿一瞥尊龙割下发辫,眼神凛然又狞厉,仿佛一个皇上毫无怜惜地割断帝国的命脉。For all the greater good. 

评论(2)
热度(11)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