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感觉你变得成熟了。”

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羞愧。贫穷到把微笑当作武器,"Fashion is my armor" so they say,一个人武装一定要武装到牙齿和脚趾。有洞的袜子毫不犹豫地扔掉,所以也羡慕袜子穿洞的人。

似乎所有可能性都成了坦塔罗斯的果子。

我不愿意打击她,我也没有资格打击她。我脑海里的也并不能称为“打击”,顶多只是一些低微的,与现实无关的呻吟。我在午后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需要倾诉。我不在乎对象是谁,熟稔与否对我并不重要。无论对方有没有兴趣理解我的灵魂也好,愿意发现并捉住我的把柄也好,我性格的弱点也好,我只负责展示自己,似乎从这其中就能得到一些小小的...

私人推荐书单【3】

存一下~

纳兰妙殊:

选了近半年最喜欢的书们,都曾在看的时候在心里大叫“天呐”。粗略分成虚构类和非虚构类。

其实我读书没什么系统,不是标准意义上的优秀读书人。平时读小说和写作理论书当做专业学习,其余就是按兴趣乱看一通了。好奇心是我读书的最大推动力。

——上周末去了趟书店,看中的是《国菜精华》《衣橱博物馆》《鸡尾酒笔记》《十分钟花样早餐》……

之前的两个书单:书单1 ;书单2 


----------------------------------------


虚构类:

1. 【加拿大】爱丽丝·门罗《我年轻时...

it's interesting when you think about the language. What vocabularies, what phrases, what idioms, what slangs, what lingos, what proverbs are there in a set of linguistic system. Like words for revolution. Will anyone says "we marched in lockstep" in Chinese? Yet here this can bewritten: ...

好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我的同学们,三年过后,终于各自露出各自的锋芒风采,抹去三年又三年的一层集体色彩。从此以后就更恣意,更自由,好的将要更好,遇见逆境的也将要有自己的挣扎。我也不再特殊。独立从现在开始已经不能作为赞美,而要成为生存的标准。我抱的心态要变一变了。我们这一届的确厉害,我们那个班也是我们那届拔尖的班。为从前的同学感到高兴,分数早已不能作为评判的唯一标准了,高考就是最死板的最后一道闸门,以后虽然还有分数,但绝不是第一位,所有“旁门左道的兴趣爱好”都能得到伸张。随之而来的警醒。可为什么我虽然这样自由,却总觉得枷锁缠身。毫无枷锁的自由不是自由,也许这是我的病因。

感谢...

I'm getting scared. Because it feels, although, like that we, as a society, are progressing toward nobility, legitimacy, and morality, there are still questions that reveal the gaps and wounds of the people, questions mean to divide people apart, force people to take stance, questions that may be asked...

朋友说don't be emotionally dependent on her. i'm like I'm not how come you'll worry about me. 

人无完人,她是我的目标。That's all.

饭桌上问她怎么起那么早,她说妈妈打电话来了。跟着大家七七八八地聊跟家长通电话,她说必要的时候才打。问她什么事情发生了,她说外婆去世了。当时以为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毕,也就没放在心上,话题转瞬间就扭开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同学说,好心疼她,遂问为何,言其外婆去世。可不是两个月前吗?那是她的外公。闻言惊了一下,老人家双双去世。同学感叹,她好坚强,加深了我的愧疚。这些天一直把心思放在自己的毕业上,实在太自我中心,可是她不需要同情。觉得中午有些没心没肺,可是也不知道如何补救,也不需要补救。又觉得自己居然一点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更加愧疚。难过,明明没有诸事不顺,可就是难过。

1 / 11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