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人是社交动物,在得到一定的关注后,就必然会去考虑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没有谁能免俗。利益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不一样的,换位思考的人很少,对他人感兴趣的人也很少,少得可怜。

一个有自尊的人,跟别人讲:我很喜欢吃橘子。可他人一点不在乎橘子,或者根本不喜欢橘子。这个人就不会讲了。因为他有自尊。别人说:你喜欢什么?可别人其实根本不想知道。这个人为了大家好,就什么都不会说。

大多数人在倾诉心事的时候,(尤其是负能,或是一些困惑)是不需要建议或是指责的。他们需要的只是对于自己困境的理解,说得浅一些是倾听,但不仅仅是倾听,是理解,是耳朵和心一起工作。如果是耳朵和嘴工作,那令人反感,嘴和心,令人焦躁。嘴最好乖乖闭上。

可惜懂得这点的人太少了。当一个人懂得这点时,别人往往不懂。于是别人和他在一起是快活了,什么也跟他说。他用尽了力气去倾听别人,吸收一切不好的,给予好的,给予温柔,给予温暖,给予明亮,给予黑暗中的一道光。但是他自己的泥沼又讲与谁听呢?

做人要通透。

做人要通透得恰到好处。不能太聪明。太聪明太敏感,那相当于不真诚。可以做朋友,但是实在做不了太真挚的朋友。一个通透的人,跟一个太过通透的人,或许可以互相欣赏,但是要做挚友,难。

一个人对朋友的要求有多高?一个通透的人,与不那么通透但自以为熟稔的人做挚友,可以,但很累。为什么?标准不一样。人都看着自己为别人付出了多少,心心念念这一点,别人为自己付出的,往往觉得理所应当。习惯了就不再去想。所以为什么换位思考很难,难在这里。

一个善于理解的人,总是去换位思考的。可是换位思考太难太累了,不可能指望他总这么去做。他自己本没有难境,久而久之也变得多愁善感。他换得了什么?空虚中的一点点补偿,情爱都算不上。情爱易逝,这种瞬时的被需要感更易逝。人是利益动物,用完就扔的,谁都是,别不承认。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只有帝王这么做?不见得。

帝王是枭雄。哪可能个个人都是枭雄。大多数人只会更渺小,更令人不齿。

朋友是什么?是时间的消耗品。

这不是朋友。流着泪说,不是理想中的朋友,至少。希望,活得久了,大家都成了通透的人,也就更好交朋友。

朋友是年少时期栽下的巨树的种子,被同一阵风刮过,享用同一束阳光,又不能贴得太近,抢互相土壤里的养分,待到树干长得很高了,枝繁叶茂,树冠相互呼应着,是最高的两棵树,向着同一个太阳齐头并进虎虎生长,待到开花结果了,果实又掉在同一片泥土里,烂成骨骸,养育新的树木。

这是朋友。

评论(11)
热度(9)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