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契约

  • 舜维高亮***






“你超级笨的。”维鲁特说。

“你装傻的本事也不差。”舜看着他。

“继承王位也救不了你妹妹。你当亲王的军队是饭桶吗?”

“你说对了。朕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朕。嗤。”维鲁特丢出骰子,“两个六,哟呵。”

“天不亡你塔帕兹。”

“尽远不在你身边吧。”维鲁特优哉游哉将上刻蓝色飞机的棋子移到一块红色方格上。

“你玩飞行棋,是因为脑子要用在别处么?”

“不,相反的我十分憎恶飞行棋。”

“怎么说?”

“全是由运气决定。”

“不一定,手感好也可以掷出好点数。”

“不一定是好点数。”

“你需要的点数。”

“尽远跟弥幽在一起。”

舜要扔出骰子的手停了一瞬,“哦?你这么想?”

“不然楻的皇上将我请到这里玩飞行棋是为了什么。拖延时间?控制我?无非几种可能,一只手都数得清楚。”

“飞行棋可是你自己选的,朕问了你要不要喝茶。或者下象棋,国际象棋...”

“如果是尽远问我要不要茶我还会考虑一下。”

“敢这么调侃朕的手艺,你还是第一个。”

“收一收你那些无谓的套话,谢谢,皇上大人。”维鲁特十指交握放在颌下。

“很好。”舜大步走近,单手捏起维鲁特的下颚。“别逼朕,将军大人。”

维鲁特抓住他的手腕甩开,“逼你什么,逼你杀了我?”

“我早就有那个觉悟了。”克洛诺将军无所谓地笑了一下。

“你说什么!”舜厉声道。

“塔帕兹的军队可不是饭桶。”

“赛科尔也没跟你在一起。”

“可不是么。”维鲁特耸耸肩,“我们总那么默契。”

“你不怕楻现在就攻打塔帕兹?”

“失去风度了,陛下。”

“没空陪你打哑谜。”

“亲王的目标是你,由始至终都是你。攻打塔帕兹...然后留着一座空城,等他弑君篡位么?”维鲁特咳嗽起来,舜扼住了他的咽喉。

“我早该考虑到你们合谋这一点。”

“咳咳...放开...”

“弥幽的死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什么都得不到。”舜的手臂上暴出青筋,”朕依旧会是楻的国君...而你连同你的塔帕兹,都将灰飞烟灭。”

他一下放开了维鲁特,后者摔在软椅上大口喘息。

“你真有自信...能对付亲王的亲卫军。”他挣扎着掷出骰子,又将棋子往前移了几步。

“你随便说吧。反正你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到你了,你走不走?”维鲁特摊掌对他,掌心里是两枚剔透的骰子。

舜冷笑一声。

“你心已决?”维鲁特合拢掌心。

“如果你是指要杀你,对的。”

维鲁特又掷出骰子,“你明知道最好的策略是胁迫我作为人质,令塔帕兹不战而降。”

“总会有一战的。”舜又一声冷笑,“塔帕兹的内部也没那么风平浪静...既然你都在这里了,那些老家伙想必已经蠢蠢欲动。杀掉你和胁迫你,也没什么分别。”

“所以这是我的背水一战。”

“你是说飞蛾扑火吗?真可惜。”

维鲁特叹口气,”想逆时代而上的人总会遭遇强硬的阻力。”

“也会付出庞大的代价。”舜补充道。

“如果成功,这代价就不值一提了。”

“不是每个国家都有像朕一样的明君。”

“塔帕兹是民主制。”

“...不跟你废话了,还有什么遗言吗?”舜沉默了一会。

“你装傻的本事太差了。”

“呵...是啊。”舜竟然露出一个微笑,收剑入鞘。“我明白你的想法...可你既然给朕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朕还要帮你,恐怕不太合情理吧。”

“多亏我,陛下的敌人才过早地露出了爪牙啊。”

“亲王如果全权信任你,朕才会惊讶。”

“我已经将自己的命抵在这里了,陛下还不信任我吗。”

“终于用‘陛下’的敬语了啊。”舜玩味地看他。

“大丈夫能屈能伸。”

“不考虑再换个称呼?”

“想都别想。”

“说正事。”舜咳嗽一声,“如果伤到尽远或弥幽哪怕一根毫毛,不仅契约作废,你也逃不掉。”

维鲁特沉默着。

“你的刺客也是。”

“我已经驱逐赛科尔了。”维鲁特的声音霎地冷下来,“别牵扯他。”

“驱逐出境?做得不错。”

“跟你这个哥哥对自己亲妹妹做的无二区别。”

“既然赛科尔不在行动之内,”舜的口气一变,“朕就没有理由相信尽远会被控制住。”

“陛下可以选择不相信。陛下的妹妹是生是死,陛下一句话而已。”维鲁特无精打采道。

“诱敌的火候不错。”

“多谢陛下夸奖。”

“亲王的脑袋一掉,楻国天启军可以借你三成。”

“够了。”维鲁特沉声。

“双面间谍当得真不错。”

“这是陛下第二次称赞我了。”

“第三次称赞你床上功夫。”

“弥幽和尽远,归还军队的时候一同...”

“不行。”舜语气坚决地打断他,“天启军一旦进入塔帕兹边境,你就放了他们。”

“...好。”维鲁特沉默片刻,答道。

“这就对了。”舜在他身旁的软椅上坐下,“无论你的革命是成是败...都与朕,与朕的人,没有一毫关系。”

“朕借你兵马,是受你要挟,外加...”他做了一个拇食指捏起一丁点的手势,“欠你这么多人情。”

维鲁特苦笑不语。

“活着回来。”舜沉声,复杂地看他一眼,终于起身上前吻他的唇。








  • 老狐狸的私情真是撩人又残忍*。

评论(14)
热度(91)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