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灯火阑珊处 贰

“舅舅。”他再含着笑唤,这一声意味便淡薄许多,有意无意冷冰冰,似是要提醒二人各自的身份。杨戬也淡淡应了句,二人都压制住,该有的礼节一点不缺,可有可无的礼节也不省略。沉香恭恭敬敬打一揖,笑容仍然灿烂,却很有对待亲戚的意味了,“我后日便要大婚,此次与舅舅见面,是为了…”他稍停一停,又道:“为了递请柬。”

 

他果真从怀中摸出大红喜帖,最上端端正正以小篆书了十一字:尊舅台二郎显圣真君杨戬。杨戬接了,手掌一点不抖,睫毛微微一颤。尊舅台,二郎显圣真君。极其庄重肃穆的称呼,却恰恰泼二郎真君一头冷水。他的亲外甥,怎不把“司法天神”也加上?空当还多得很呢。他心间酸苦一时炽盛,转眼又熄灭。舅台当然没错,另个也是玉帝敕封的称号,他说不出什么,只得伸手接了,冷冷点头一哼,马上回过神来,换上挤出的一点笑容。又听沉香道:“我此次与小玉永结连理,还望舅舅届时大驾光临。”

 

“自然。”杨戬抬手将请柬收入袖中,微微点头。缄默此时恰到其分地发生。他抬首看着外甥,张唇想要说些话,又觉无话可说。

 

沉香也望着他,抿紧了唇。

 

“没了?”杨戬涩然问道。

 

沉香一时哑口无言,半心已乱,剩下的半颗眼见也要乱成一团。

递一封请柬,多么容易简单的事,他觉得手上悬了千斤的秤砣,那团红色仿佛火焰,熊熊灼烧着他。比大蒜还辣,比洋葱还催泪。当初他躲他的时候,脖子上就挂了两三串熏气冲天的大蒜。这小聪明如今看来傻得可爱,他也不知道是真蒙过了杨戬的眼睛,还是那人有意为之。都说睹物思人,若是睹万物思一人,那思念是该有几分?

思念思念。思恋。

 

“没了。”他端正行了一礼,摇摇头。额边一缕发垂过来挡了眼。沉香伸手去拨,触到另一只手。

 

他的指尖发凉,沉香想。杨戬装作什么事也未发生,指腹相触的一瞬间早被吞得干净,他继续隐隐后悔又不后悔地将外甥头发捋到耳后,免不了再碰下人耳尖。沉香的耳尖微微一红,杨戬目不斜视,沉香的手本来僵在半空,此刻缓缓放下。杨戬一点一点收回手,指尖流连,好像上面还搭着一缕黑发,沉香盯着他的手指,目光也一点一点移到杨戬脸上。

 

他们对视着,时间痴得停驻了。

 

“舅舅近日公务可还繁重?”沉默终于被打破。

 

“还过得去。你若得闲,也可常来做客。”杨戬转开眼。

桃花的香气愈发强烈,直驱得他想抽身离去,又不舍离。若有这样一味盎,他杨戬早中了。附骨之疽剔不得,只能任它野生野长。长啊长,根居然延得这样开扎得这样深,现在连刻意的疏忽都难以达成。

祈愿这味毒迟早厌倦他这副躯体,自行离去。可惜事情往往不如他所愿。

 

“后日。后日我去作客,舅舅可有空闲?”沉香忽然道。

 

“你后日…”杨戬眉间一动,倏地盯住沉香。竟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要回绝。不要回绝,一切唾手可得的就会水到渠成。他不知那是什么,千锤万凿一颗心,此刻居然颤抖着,不敢去想。然而刘沉香一身红艳艳的衣袍,跟喜帖一个颜色,甚是扎眼。他不得不想。

 

“你后日大婚。改日吧。”他听见破裂的声音。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沉香耳中也听见了。




【1】【3】【4】

评论(4)
热度(48)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