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灯火阑珊处 壹

他银衣玉甲,腾云驾雾来,三尖两刃化作把折扇佩在腰间。山是好山,水是好水,山下也不再压着神仙。


那人正在泉眼边等他,一袭红袍灼眼,晏晏笑着旋身迎他。个子又高了,他想出口,终于咽进肚子里。少年长身玉立,映得山水都满目地艳,眼睛里开刘家村三月的桃花。杨戬轻轻落地,绕着他周身的云雾知趣地散了,化成一缕风,吹得沉香衣袂飞扬。


“舅舅。”沉香唤道。


这一声颇有些千回百转的意味,两人都被震住,唤者咋舌听者哽嗓。杨戬刚至华山百里开外,沉香就已察觉。泉中真真切切映出他舅舅一抹身影,他方才转过身来,不是不愿见他。杨戬闯入沉香眼里,好看得一如初见,他给他挂上长命锁,眉眼都含着笑意,说,沉香,这锁代我护佑你终生。夏夜蝉噪且闷热,舅舅撑着头侧躺在塌上,垂眸举着柄黑折扇给他扇风,一阵又一阵,凉丝丝。他装着睡,心里痒痒,直想睁开眼数舅舅的睫毛,无奈凉意太温柔,抚过额间,不大会儿就入梦。他宁可不年满十六。


他是想过质问他,也曾不相信。那样好的舅舅,温润如山水,为何就亮出了三尖两刃,沉下眉峰哑着嗓,我将你母亲压在华山下,是你的仇人。


一番苦心,无奈他太愚钝,直至现今才通透。细细思虑,一举一动,无不是为着他的。心里有愧,有疚,钝钝地疼,又想怨他。怨什么?他自己也没想好。一转眼,心里什么也跑得一干二净,只觉得莫名欢喜。杨戬二字到舌尖,滑出口成了舅舅。许久,许久,许久以前的称谓,一出口,恍若当年。


杨戬一惊。历经千辛,他面前的这个沉香却还是个孩子。不是孩子了,他立马纠正过来。打上天庭,劈山救母,修天条改天规,诸多隐忍并未白费,按理说杨戬应该高兴,却实在五味杂陈。沉香小时,还是个胖嘟嘟的圆娃娃,他几次不动声色化凡,小外甥咿呀伸出两条白花花藕臂,倒也算是抱过的。杨戬可神思恍惚了。沉香眼睛大得很,黑溜溜往他身上逛几圈,杨戬不苟言笑,面上冰霜却一点一点融。三圣母抱着臂嗔他,二郎真君,抱一抱吧。他咽了口口水,真伸手来,舞刀弄枪的臂膀小心翼翼托着孩子,笔挺立着,觉得有些尴尬,脸色红扑扑地露出一点点笑,又赶紧抿住。二郎神杨戬,也有这般时候!他一枪劈开山脊,将杨婵打入山腹,心里想的竟是孩子那双黑黝黝的眼睛。


而今他看他长成少年,无忧无虑,再少年老成。一步步,皆是他亲手促成的。而今他再见当年的小外甥,伴着风雨桃花,一笑乱了心神。听他殷殷唤声舅舅,喉咙哽噎。堂堂二郎真君,此时落泪太掉份子,再回神,手心已抚上沉香侧鬓,慌觉不妥,又说不出何处不妥,只好紧着收回。


沉香望着杨戬,眼里一瞬有光,一瞬又黯下去。




















【2】【3】【4】


  • 剧情走大致,可能有错乱,私设,插入。有原作洁癖者请自行避雷--具体可能参照影视剧,神话故事元素。

  • 总地来说是个脑洞故事,HE,随时可坑。

  • 沉戬太美好了,小沉香就是如花似玉的少年,舅舅温润美人。虽然我会尽量做到查证神话历史,但主要是写得爽,考究就不必啦。

评论(6)
热度(44)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