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Casual

他坐在角落里,一句话也不说。头疼欲裂。他想不起自己是谁,好像上一秒他突然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个地方。
脑海里好像有张脸,特征明显的一张脸。一开始轮廓模糊,后来慢慢浮现,五官也逐渐清晰了。只是他想不起那张脸是谁,是他自己?
周遭很闹,起白沫的啤酒被端来送去,地面很脏,不时扬起尘灰。他恍恍地坐着。
酒馆的门突然被踹开了。一声巨响。先是门口的几个人注意到,紧接着闯入的家伙亮了一嗓子。
整个酒馆兀然间安静下来,说笑划拳,觥筹交击,絮絮的脚步,都一瞬停息了。不速之客很大爷地点点头,“本少爷在找人。”
一个看似店主的矮小男人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这位…找什么人?”
“维鲁特·克洛诺。”
这个名字。他感到前额一阵刺痛,像是被带尖齿的钝物重击。他试图努力地回想跟这个名字有关的人或事,不行,想不起来。浓稠的黑影仿佛包围了他,他眼前一黑,甚至要晕过去,慌张间狠掐自己大腿,迫使自己集中精神。
店里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掉皮的墙上粘着一张通缉令,还很新,边角微微卷起。上面印着个人头。是个俊美的男人,下面用蝇一样的字体写着:维鲁特·克洛诺。银发红眼,极度危险,悬赏七万金币。
店主眼神变得不善,“没有见过。”
闯入者叹了口气,斜一眼没有说话,大步走入。
“喂,给我来杯啤酒。”就这么大刺刺坐下了。
店主没挪窝,警觉地盯着闯入者。
“看什么,还不准别人也对七万金币的赏金感兴趣么?”这人猛一下掀开了斗篷。一头海蓝的乱发,因风尘仆仆有些失去光泽。
那个后脑勺轰地在他脑海里掀起轩然大波。
就是那张脸。那个人,是那个人。
他甚至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凭着一个后脑的背影他就那样认了出来。
这时头痛又沉沉袭来。他再撑不住,一头倒在桌上。
也不过是轻轻“咚”的一声。
赛科尔·路普拉过啤酒,灌一口下肚。嘈乱中他似乎感应到什么,扭过头扫了一眼。阴影覆盖了店内的角落。
他什么也没发现,一口干了啤酒。
“感觉如何?”店主突然换了口气。
赛科尔一头栽倒。
坐在他身旁的人同样戴着斗篷,此刻伸手掂了掂他一饮而尽的酒杯,“下多了份量,洛莉丝。”这是个女声,带着淡淡的责怪口吻。
“嘻嘻。”店主顶着中年男人的脸,却冲那人撒娇般笑了一下。“要摆倒赛科尔·路普,正常人的量可不够。”
格洛莉娅·维拉拉住耳朵一侧的皮肤,缓缓撕开面皮。酒馆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口哨声,这帮流寇的头头总算露出真面目,正清清脆脆笑,“这么容易就逮住了鼎鼎有名的赛科尔·路普,我请兄弟们喝酒呀。”

赛科尔醒来时被五花大绑成一个粽子,吊在空中荡来荡去。他第一时间觉得手腕酸疼,因为格洛莉娅正用脚踢他的屁股,帮他荡得更高。
这是一个昏暗的地窖,火把在墙上燃着盈盈的光,照亮一小片区域。他看不见身后,眼睛一时间还不适应黑暗,只能模糊看出眼前有个人的轮廓。
“本少爷的悬赏早被军部撤了,这么干屁用没有。”赛科尔当机立断道。妈的,被下了药。他能感到身体酥软得没有力气,平时三两下能挣开,现倒是真中了招。
“有用。”女声冷冷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们的目标不是你,是维鲁特·克洛诺。”
“你---”赛科尔突然像条被蛛网捆住的虫,在半空中拼命地扭动着身子。结果当然是无济于事,格洛莉娅配合地咯咯笑起来。
“劝你还是别动,越动越像条虫。”
“妈的你谁。”赛科尔没好气道。
下一秒他屁股上又挨了一脚,“你姑奶奶。”
赛科尔心里刷过无数条骂街的弹幕,无奈一时虎落平阳,只能勉力平静下来,“你们敢打他的主意---本少爷一点不知道维鲁特在哪里,你们---你们耍阴招前我还在找他!”
“本来也没指望能从你这得到他的消息。”面前姣好的身姿渐渐清楚了,要腰有腰,要腿有腿…只是嘴不太讨人喜欢。
“那就快放我走。”
“别急啊。”格洛莉娅用脚尖点着他的屁股,“---说曹操曹操到,你看,他不是---来了?”
一梭火药在空气中炸开,一瞬间的亮光照亮一张苍白的脸。
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秒,赛科尔也看得清楚。
是维鲁特·克洛诺。

















*随便用手机码的,所以叫casual

评论(3)
热度(21)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