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玛丽苏得不能再玛丽苏的恐怖故事-

Jun 13th, 2016


 

夜深人静。

夏舒僵着嘴角试图把苏元从身上扯开,这家伙像家猫一样赖在自己身上不肯下去,简直任性。

不就是看了场恐怖电影…简直胆小如鼠。虽然如此吐槽夏舒还是跌跌撞撞向前走着,右边胳膊上拖着苏元,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痛击他头。

“起来。”

“不要。”微若游丝的声音。

“起来。”

“不要。”

“起来。”夏舒稍微加重一下语气。

“不要~”

有一瞬间夏舒觉得自己听见了波浪号。他认命地叹了口气。

 

天黑的地上都是水坑,刚下过雨。他们从电影院出来发现没钱打车,于是两个人打算坐地铁。从电影院走到地铁站大概得十多分钟,午夜场完人一四散,阴风就吹上脸颊。虽说是盛暑的晚上一点不冷,风照例的很大,呼呼刮上耳后一样叫人遍体发寒。

偏偏不知道是太热还是怎么,夏舒觉得额头上一阵阵地冒汗。他几乎大汗淋漓了,风就吹上脑门,一点点风干头上汗珠。什么时候风下去了,汗又一点一点冒出来。

夏舒推了推身边人,“起来。”他这回真有点不舒服。

苏元嘟囔一声,抓紧了他手臂。

夏舒没来由地有些恼火。这可有点太任性了,他用力一推身上人抽回手臂,耳边听见“咚”一声。

苏元干脆利落地倒在地上,脑袋磕在一旁石子上。

夏舒被他反应吓了一跳,赶紧蹲下用手试试他额头温度,倒还真烫得不行。看来这一向嬉皮笑脸的家伙这回真吃不顺,夏舒第一时间居然幸灾乐祸。

他尝试着把苏元扛到背上。横扛着有些困难,夏舒想想把两人的手机钱包捡出来,包扔了。这样他干脆背着这人。夏舒心中漫上一股奇异的感受,大概平时都是苏元不管严肃的拒绝硬要背着他跑个几条街,这会儿轮到他干体力活。

风水轮流转。夏舒刚想感叹一句,面前横了把明晃晃的刀子。

 

“打劫!钱都交出来!”

夏舒暗地里咒了一声,偏偏这时候碰上打劫的。他犹豫一下,还是没放下背上人,尽量保持着冷静口吻对歹徒说:“冷静。只有钱和手机,都给你。别伤人。”

“自…自己拿出来!”歹徒的声音有些抖,显然有些紧张。

“我背着人没法…”

“把他放下!”

被抢白了。夏舒眉头微皱了皱,膝盖弯曲,腰后倾轻轻把人放在地上。苏元看起来昏了过去。估计一下摔了还没醒。

夏舒感到尖刃顶着自己后背。他一股火气上头,强忍着放好苏元,慢慢举起双手转过身。

歹徒蒙着面孔,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瞳仁掩饰不住地写着恐惧。他两手紧紧握着匕首,微微颤抖。

夏舒作势要伸一只手到自己袋里去。趁歹徒眼睛盯着他动作时他突然前探,一手握住歹徒握刀小臂另一手作手刀状一击他腕。这下力气很大,歹徒小刀被打脱手,叮啷一声掉在地上水坑里。

夏舒没等空隙直接顺着小臂一拉要破坏歹徒平衡,这人前倒时候夏舒刚好能用肘击他背部并将他按在地上一举制住。他脑海里几乎场景已成,歹徒果然如所料般一个没站稳往前摔倒,背部露出空当。

然而这人另一手却从衣服内侧拔出了一把枪,看也没看就对着前方盲射而出。炮火砰砰一次性打了好几发子弹,显然是有些失控。夏舒心一提,苏元就在身后。

夏舒当机立断松开歹徒小臂,双手一拧他握枪手腕方向朝天,跟着膝盖前送,干脆利落击中他小腹。歹徒闷哼一声捂住腹部,被夏舒一下按倒在地。

夏舒给了这人颈部一记重击,缓缓转过头。

苏元胸膛上一片血迹。地上的水里掺着红色。

夏舒默然不语。过会他冷哼一声,有些犹豫地上前,伸手试探一下这人鼻息。

他死了。

与歹徒搏斗不幸中弹身亡。

心里得出这个结论,他感到肩上千万斤的担子瞬时放下。然后他整个人沉入深渊,再也不需要脱出。

夏舒一步步离开这条街道。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脸侧,一群蛾子无声地在灯下盘旋。他的脸反射在地上的水坑里,昏暗看不清晰。

 

夏舒的身影几乎完全消失在转角处了。灯光下有人一言不发地起身,伸手抹一抹胸前大滩的血。这人捡起一旁弹匣已空的手枪,从舌下取出一颗被口腔温得热乎的铁弹。

他冷静地观察四周,然后将铁弹装入枪中,对着地上倒霉家伙的后脑利落地按下扳机。

苏元用衣服下摆擦净枪柄上的指纹,随后将枪轻轻摆在尸体边上。就像在葬礼上摆下一朵花。

他最后凝视了死去的人一小会。灯光目送着他的影子离开,就像它曾经照在夏舒的肩上。

苏元拐过街角时用打火机点着了仍沾有剩余血浆的塑料袋,一并扔进了垃圾箱。

 

恋人最玛丽苏了❤️。


评论(3)
热度(3)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