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男人

  • 用这标题纯粹表达我对芬狗的爱---他真男人。

  • 希望能食用愉快。给第一次写龙族的人发表点见解就更好了!



---芬格尔,你要有新室友啦!

 

芬格尔·冯·弗林斯端着盆子随便踹上宿舍门,打来的热水蒸汽腾腾。他端着热水盆站在电脑屏幕前,屏幕闪着绿光,不一会蒙上一层水汽。

他看不太清电脑上的字,大致瞄了几眼,白雾下面不一会出现几行字,速度蛮快,语气也轻快。那边打字的人明显兴致勃勃,芬格尔几乎可以断定他又喝高了。

 

关我什么事?

他弯腰把水盆放在地上,懒散地耷拉在椅背上,把两只脚放进水盆里,舒服得直打哆嗦。

 

那家伙是个S级!而且据学院多年以来的观察他绝对是一条败狗!比起芬格尔你来都不遑多让!

芬格尔仰脸看看,眉头飞快地皱了一下。他伸出手指噼里啪啦打出一行字。

---S级?

S级学员路明非,执行部专员路麟城和乔薇尼的儿子,高中时代唯一的特长是…

---你是说,跟校长一样的S级?

芬格尔这下失去了睡意,两只脚泡着热水烫得发红。他没有一点察觉,两只拳头攥得紧紧地放在键盘上,一会手心里都是汗。

自从那次任务以来他还没出过这么多汗…当然在副校长瞒着昂热举行校园女子裸泳赛时例外。芬格尔·冯·弗林斯已经是条败狗了,打算在卡塞尔学院混吃等死一辈子的。他知道自暴自弃有多么愚蠢,但芬格尔一点都不介意,他曾经身上的光环不比现A级一年级学生恺撒·加图索弱多少,作为男人他已经有足够的人生。

 

他啪一下关掉了显示器,习惯性摸向上衣口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苦涩地停下。欧洲的雪茄总是不错,他曾经有一群狐朋狗友永远不会忘记给他带回满满一箱子来,然后他一个人大半夜地对着窗外的夜空吞云吐雾,插两根在衣袋里,点完就睡觉。他们去格陵兰冰海的时候也有惬意的时刻,那时他下潜水舱时也特地在嘴里含了一点烟草。那点烟草最后混着血沫被他一口吐到海底,他依然无比有力的手臂抱着女孩冰冷的尸体。

窗开着,砭骨的夜风吹进来,好歹刮在芬格尔脸上像扇了这条败狗几耳光,叫他清醒一点。

他也的确是清醒了。S级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评定的,芬格尔甚至比普通的A级学员和学校的某些教授校董更清楚这点。副校长大半夜地给他发消息也肯定不单只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芬格尔想轻轻叹口气终究还是憋回肚子里。疲倦袭上指尖如同灌了上劲的龙舌兰,他觉得要醉。

 

---好嘞!是要我这条老狗重出江湖吗!随时为弗拉梅尔导师汪汪汪!

芬格尔还是给了个极不要脸风格的欢脱回复。就算为了副校长这么几年在校董面前拉下老脸硬是把他留在卡塞尔学院里欠着小债混饭,芬格尔也得赴汤蹈火。他过了两年浑浑噩噩不知所谓的日子,也没怎么感谢卡塞尔学院给他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虽然他还是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条众所周知的败狗,到底没有蜷缩在纽约的地铁站里。

 

“看S级伴哥斩龙归来!”芬格尔在心里比划了几个口号,喊出声还自己给自己比了个V。他一头倒在床上,脚下热水哗啦翻了一地。有时,他想,屠不屠龙真没那么重要。




本来是文改戏x

喵喵喵??感觉芬狗粮不多该打什么tag?

评论(2)
热度(16)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