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云轩和头发如乌缎的女子

简直激动这个脑洞,停不下来。激动得一定要先出声。在心里想了想,美爆了。就是不知道如此烂的文笔会不会写毁。

水乡 乌镇 蓬舟 诗人 火炉 雪夜 乌裘 三月雨水 南方湖面上的雾气 夜晚 圆月 弦月 上半弦 下半弦 裹挟着悲伤的微笑 再见 再也不见 永不腐朽 白发

头一次定大纲,请千万,千万不要坑。没写完之前我是不会发的。

  • 舌触碰到鲜活的热气时,云轩清楚地知道自己爱上了她。


  • 他从未爱上过一个女子。他从未如此快地爱上过一个女子。像是她一眨眼,沧海桑田。


  • ---你看雪还是看我?她眼睛水亮澄澈地瞪着云轩,睁得老大。

    ---这场雪很好看。云轩答非所问。


  • 是不是爱一个人就记不住她的全部。云轩自那以后许许多多个雪夜里独自静坐支起双耳,听得见寒风呼啸中她乡音婆娑。他轻轻哼起一首诗歌,诗中糅杂她的乌发和她的热粥。


  • 他一只脚踏上岸,半陷雪中,足面上马上落满了絮絮雪花。她猛地掀开船帐追出来,砰一下滑倒在船板上,云轩没来得及回头她已经一手捉住了他留在船上的脚腕。


  • ---留下来吧。她哀求。

    ---我不能。云轩闭上眼。

    ---那就春天的时候回来找我。她一字一字说。乌镇三月美。

    ---好 。云轩转过头用一个字把她心甘情愿锁在水乡小镇中,锁在麓湖上,锁在一叶乌篷船里。一锁就是八年。


暂时只有一点点雏形,卡了半个月文。这个大概要写至少一个月...?希望打自己脸。

占tag抱歉。

--------尼玛打脸。忍不住发一小段quote。坚决不再动了。

评论(10)
热度(13)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