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任性。

  • 私设肯定会有不提

  • 大概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 索达的设定在北国堕落中略有提及,依旧!私设!

  • 给各位看官鞠个躬。


忽然很疲倦。

这种海潮一般的累感,是怎么回事呢。

 

格洛莉娅怔怔盯着熔炉内火焰熊熊,瑞亚的脸似乎从中升起。

一阵热浪喷到她脸上。她用瘦削胳膊凶狠地抽出炉中正锻炼的魔导部件,猛一下掷到不远处的降温池中。红赤赤甚至还在滴焰的形体哗一下落入水中,溅起好高的水花,同时蒸发出哧哧作响的热气,弄得降温池四周一片狼藉。

砰一声。格洛莉娅没好气地松手,耐热钳重重砸落地面。热绝缘银这种极其昂贵的材料在钳柄处镶涂了厚厚一层,这一砸算是砸了一把沉甸甸的金块。

 

“发什么脾气。”

格洛莉娅恶狠狠给了阶梯上方的埃蒙一个白眼。

埃蒙直接翻过扶手,从十几米的高度直接翻下,落地几个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滚翻卸去冲击,稳稳站起。

格洛莉娅罕见地没对这一精彩的炫技发表什么评论。她蹲下身,有点吃力地捡起耐热钳,将依然有些热度的一头悬在空中,拎着它走到降温池旁,小心翼翼将水中已沉淀出亮银外壳的齿形部件夹取出,放置于一旁置物台上。

埃蒙无声无息出现在身边,正微微低头看着台上的东西。

齿轮填补了台上武器结构中特意留出的空档,与整体接合得严丝合缝。这是一柄当之无愧的A级武器,从结构设计、数据计算,直到制作过程。制作者采用的稀有金属数量放在任何当下简直令人不可置信,数百种不同性质的金属被打制成外观差距微乎其微的精密部件, 却没有磁场及性质上的排斥。可见制作者理论水平之渊博。武器的打磨技巧亦值得一提,各部件光滑却又隐隐有着有规则的糙面,在不同种类金属之间的拼合衔接堪称完美。就算忽略性能不计,单纯从手法设计上看,这柄武器已足以在弗尔萨瑞斯已知机械工坊锻炼榜中位列前茅,而其制作者在魔导机武方面的造诣也必定已经炉火纯青。

 

“…这些用了你多久?”

“就你看到的,前后大概一个星期。”格洛莉娅挂好了耐热钳,没精打采冲埃蒙走过来,懒懒答道。

“不可能。”埃蒙简洁利落否定了这答案。就算交给弗尔萨瑞斯最负盛名的制作大师,一柄A级魔武没有一个月不可能成型,更何况还要加上设计构造,完善结构漏洞,后期调整数据等步骤,一柄好的魔武,让制作师锻造整整一年也合情合理。

“我说的只是锻造。”格洛莉娅走到置物台边,开始组装零散部件,“索达在半年前就有雏形了。”她十指翻飞,动作一气呵成几乎没有犹豫,就像武器已经被刻印在心。埃蒙静静看着比自己矮两个头的女孩组装魔武,一般这种时候制作师都需要极度地集中注意力。就算是16岁便得到A级资格的魔导机械当家也不例外。

格洛莉娅倒没有这番觉悟,一边熟练无比地将各个部件玩儿得花样百出一边时不时瞟一眼埃蒙,也不知是心不在焉还是心无旁焉。她手中银光四溅,眼神茫然手指犀利,在这种时候格洛莉娅的手似乎拥有她的灵魂,她活在她的手里,躯体不过是附加物。

埃蒙一声不吭。他对所敬佩的事物有着足够的耐心。

 

被格洛莉娅称作“索达”的东西渐渐能看出形体,是一把巨弓。此刻格洛莉娅正在安装最后的弓弦部分,这条弦用了数十种金属糅合,比铁块还要坚硬。埃蒙暗暗觉得自己可以拉动这根弓弦,但除了自己他想不出还有谁能拉开这把弓。

弓弦的组装似乎很费力气,格洛莉娅额头渗出稀汗。埃蒙皱一皱眉,这把弓是打给谁的,为什么格洛莉娅从半年前就有了计划?不会是给他的,埃蒙相信两年同行的训练生涯,格洛莉娅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埃蒙不是喜欢用弓的人,相比起这种从远处处决敌人的优雅方式他更迷恋用巨剑割开敌喉的野蛮法子,鲜血喷溅他一身时他从仍然温热的血液中得到不少抚慰。格洛莉娅常常皱着鼻子说他是野蛮人,然后和野蛮人并肩同行。

“好了。”格洛莉娅轻快叫道,她手中一把光滑而优美的银色武器。格洛莉娅手臂微微发抖,显然她方才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埃蒙踌躇着不知有些话该不该出口。他一向很少踌躇,像埃蒙·J一样的勇士从来无所畏惧,并且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索达似乎还差最后一个步骤,格洛莉娅哼着小调儿往熔炉边上走去,步伐欢快。

 

“你打这把弓是不是给瑞亚的。”

埃蒙刚出口就情不自禁有些后悔。格洛莉娅的心情明显不像她看上去这般轻松。她怔了一怔,似乎没想到埃蒙的问题这么出人意料。然后格洛莉娅继续哼着断了一两秒的调子,那是一支弗尔萨瑞斯的民谣,几乎家喻户晓,讲述的是一对兄妹在沙漠中遇上了蛇,后来被咬死的故事。格洛莉娅几乎有些僵硬地跳着脚,不成调地哼得断断续续,她走到熔炉旁,举起手中的索达,手臂突然一软。

格洛莉娅突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索达跌落在她怀里,重量撞得她小腹生疼。埃蒙心中一颤,快步跑到女孩身后,却不知道该不该扶她起来。

埃蒙嘴笨,于是他干脆就看着格洛莉娅蜷缩着膝盖坐在地上,什么话也没说。

格洛莉娅也不介意,眼神有些呆滞,紧紧抱着索达。

瑞亚。瑞亚。

最近似乎在哪里都能看到瑞亚的脸,格洛莉娅咬一咬嘴唇。

真是不爽啊!居然把这秘密藏了我这么久,瑞亚·特纳!

格洛莉娅不敢保证自己永远都没法猜到瑞亚就是北国特纳家族唯一的嫡女,但当瑞亚亲口对她说出这个事实时,格洛莉娅无法保持冷静。

 

沙漠的夜晚满天繁星,除了篝火的沙沙声外四周静谧,两个女孩在沙漠中央渺小得任谁都不会在意。

格洛莉娅往火里加了块炭,双手托着腮趴在睡袋里。瑞亚朝天躺着,胳膊枕着头,哼着一支旋律很温柔的歌。格洛莉娅从没听过的调子。

格洛莉娅情绪有些低落,她伸手抓了一把灰烬,毫不客气涂到瑞亚左颊上。

“洛莉丝,你干什么。”瑞亚口气有些责怪,扭过头看着恶作剧的人,眼里全是调皮的笑意。

“瑞亚,你在弗尔萨瑞斯待了两年了,你是不是快要走了?”格洛莉娅在瑞亚脖子上涂了一笔,黑糊糊的一道痕迹,像流星被烤焦剩下的尾巴。

格洛莉娅没有像以往恶作剧得逞一样咯咯笑起来。瑞亚愣一愣,眯眼笑得有些温和,“我哪知道。反正佣兵会也没有服役期限。”瑞亚似乎不太想谈这个话题,又扭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星星挺多的。”她自顾自说起来,“弗尔萨瑞斯的星星总是很小,但很密集,挤在一起,总觉得它们在取暖。”

格洛莉娅把手收回睡袋里,也面朝天躺着,闷声接了一句,“瑞亚家乡的星星呢?”

虽然格洛莉娅一点也不困,但她还是装出一副困得受不了的样子,一言不发。

睡前瑞亚总是变得特别温柔,丝毫不像白天,一把匕首就能生切蛇首,在火热沙漠里浑身“靠近切你”的寒气熊熊。格洛莉娅就等着瑞亚嘴角线条由坚毅变得柔和,然后带点调皮叫自己“洛莉丝”。

瑞亚的声音很好听,清清淡淡不带什么强烈的音节变化,语气一般也没有太大的起伏。唯独叫这个专属于格洛莉娅的昵称时尾音会稍稍有点上扬,听多了就像歌儿一样。

“我家乡的星星?”格洛莉娅正胡思乱想,瑞亚就轻轻慢慢接了一句,听上去有些犹豫,像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家乡的星星个头很大,大概是因为天空与地面之间的距离比较近的缘故,每次看那些星星都觉得它们近在眼前,伸一伸手就能够到。而且它们也并不总互相粘在一起,都是一个一个的,看上去挺孤独。”

格洛莉娅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她把脑袋钻进睡袋里闷闷地笑出声。“瑞亚,星星才不像你说的这样。”

“是么。”瑞亚似乎也笑了。“这个任务完成,我就该走了。”

“你要走?你真要走了?”格洛莉娅蹭一下伸出头,翻个侧面盯着瑞亚,“你走去哪儿?”

瑞亚也翻了个身,面朝面直视着格洛莉娅。“洛莉丝,我是北国特纳家族的唯一嫡女,是家族的继承人瑞亚·特纳。”

 

可恶!格洛莉娅一拳打在索达上,又心疼地赶快收回手咂咂舌头,手疼不假,但她可不想弄坏了弓。

格洛莉娅想到自己当时就炸了。那是瑞亚第一次连自己的姓氏和身份完完整整地告诉她,虽然现在想来提示也挺多的…但多么劲爆的一个身份啊,劲爆到在佣兵会中搬出来就能下十个逮捕悬赏令的程度。佣金应该也蛮高的。

瑞亚值那个佣金。格洛莉娅的思维不知不觉又跳到别处去了。早知当时应该把瑞亚五花大绑交到佣兵总部去再说?不仅她跑不了自己还有一大笔津贴,又可以给埃蒙买食材了。

但是北国依旧是敌人。事实如此赤裸无情,就像第二天大早瑞亚就消失不见一样。

其实那一整晚两人大概都没有睡着,至少格洛莉娅没有。她不引人注意地发着抖,听到瑞亚在凌晨时分离开了。当时沙漠里气温很冷,瑞亚走的时候没穿走她的裘衣,连弓也没拿。

瑞亚走的时候尽可能放轻了脚步,但格洛莉娅还是听到了。她只能装睡,大概到了中午被热得受不了了格洛莉娅才从睡袋中钻出来。她想有几个小时的工夫依瑞亚的身手大概可以跑得很远了吧,但当她看到瑞亚的一切行囊都好端端地摆在眼前时格洛莉娅很不争气地哭了。

就好像瑞亚只是离开一下,马上就会回来。

格洛莉娅觉得自己傻,不知道当时哭个什么劲儿,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无声无息的。格洛莉娅收拾好东西后沿着既定路线赶回佣兵会。但她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走这条回程,瑞亚为了不跟自己撞见就得走另外的路线,而武器和地图瑞亚都没带。

格洛莉娅那次任务回到佣兵会的时候比预计时间晚了三个星期,水喝干的日子她就靠着沙漠中野蛇的血活下来。

 

格洛莉娅试图把这些回忆驱出脑海。她站起身就将索达投入了熔炉里。

“格洛莉娅!”埃蒙声音都有些嘶哑,他这次来卡罗失态了两次。

“放心,埃蒙。只是最后一道工序。”格洛莉娅清清喉咙,转过脸朝埃蒙咧嘴一笑,“毕竟是要给瑞亚的弓,不做得好一点怎么行。”

埃蒙抿嘴,默不作声地点点头。

索达在火中逐渐变成火红色,却没有熔化的迹象,比火光更耀眼。格洛莉娅没有用任何工具,赤着手火中取栗一样取出了索达,她的手出乎意料地稳,但埃蒙仍然不忍心细看。格洛莉娅的手指被烫得通红,隐隐沁出点血。她向埃蒙舔舔嘴唇笑了一笑,笑容就是平日里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常有的。

“埃蒙,你也担心瑞亚拉不开弓吧。”格洛莉娅微微眯眼,“我可不担心。瑞亚可是全佣兵会最好的弓箭手。更何况,连我都拉得开索达,更别提她了。”

埃蒙有些惊讶地看着格洛莉娅将索达拉成几乎一轮满月。“当然,肯定要付出点代价。不过瑞亚什么弓驾驭不了。”格洛莉娅眸子笑得弯弯。“索达的热度和威力成正比上升。”她松了弦,举起手中的弓朝埃蒙晃一晃,“看见了吗,附带效果,S级武器。”

 

北国的人又怎么样呢,难道瑞亚·特纳就不是瑞亚了?

格洛莉娅就是这么任性。

反正瑞亚用箭指着谁也不会指着我。


  • 就是觉得西北送弓美好任性你打我呀。

  • 就是觉得瑞亚女神高冷温柔精分最可爱。

 


评论(10)
热度(47)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