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北国堕落-瑞亚

  • 正文风,无cp,略严肃

  • 不符设定,完全个人构思

  • 谢谢食用


巨大的空中城市一片片开始崩塌,灰烬和碎裂的石块像流星一样坠落。似乎从未有人意识到艾格尼萨离地面的距离如此之大,以至于人们脚下像是无尽的黑暗深渊,只有无时无刻不在的寒气提醒着这头受伤的巨兽是什么在虎视眈眈。

冰川。极北的冰川。

没有人控制得了自然,神也不能。

瑞亚·特纳独自一人站在围城的瞭望塔顶,面无表情看着逐渐崩坏的零号大陆,它摇摇欲坠像一只濒死的蝶。零号的全貌在夜空中被她尽收眼底,尘土飞扬夹杂在震耳欲聋的机械声中,可见城中未转移的炼金师仍不肯放弃尝试运转零号的空中引擎,那是无需依赖沙华宝石而生存的庞大机械,随着零号一同诞生,仿佛有生命一般,瑞亚深呼一口气。

她无法忘记踏上零号的时刻。触地之时她就听见了零号的呼吸,有条不紊的齿轮转动声深埋在大陆表层之下,维持着整片大陆的浮空。

魔动机是一项伟大的发明。瑞亚曾经将手心放在心口,虔诚地想。这样伟大的智慧结晶使得艾格尼萨得以存活在冰寒的北地,这样伟大的事物也成为战争的帮凶。人类总是使得任何伟大的事物第一时间成为战争的帮凶,就好比弗尔萨瑞斯的光能转换系统首先被运用到魔傀儡工厂。

零号终究还是完全崩塌了。刺骨的风掠刮过瑞亚耳尖,炼金师的尖叫嘶喊似乎能突破冷空气和空间的重重桎梏穿透她的耳膜,她眼中出现灾难的情景。无数炼金师的脆弱躯体在这种时候是多么不堪一击,区区散石或者机械部件就能靠着高速和重力了结一个人的生命。幸运者或许可以直接坠入冰川中,选择在寒冷入骨的冰雪中冻死,至少留个全尸。

瑞亚知道这些残酷的画面的的确确在上演,就在她的眼前。虽然零号已经被飞尘完全包围,几乎看不清它的轮廓。

但瑞亚并不害怕。她知道自己不需要害怕。

这场战争,她是胜利者。失败和死亡属于输的一方。

但她笑不出来。

作为北国第一战斗家族,特纳家族的唯一嫡女居然厌恶战争。多么讽刺的事实。

瑞亚卸下肩上的索达,她用右手攥紧了这把火红色的巨弓。西国的稀有金属在她手中微微发热,是唯一令瑞亚感到安心的东西。瑞亚抽出一支魔动箭,箭头是黯淡的深红色,在星光下微微有些光泽。她拉开弓,举起,瞄准了零号。

瑞亚清楚地知道,她要用自己的手来完结这一切。

她的手很稳,丝毫没有多余的颤抖。这支箭的箭头以魔导核制成,它引发的爆炸将彻底炸毁零号的核心机件。瑞亚不能让那样的机密部件整块地掉落到冰川深处,她必须彻彻底底地毁灭它,不让那块大陆有任何一丝起死复生的机会。

瑞亚将弓弦拉成一轮满月。索达的热度在不断上升,滚烫的金属上蒸气哧哧作响,瑞亚感到手像握紧了烧得火红的炭。只要武者不在乎棘刺般的痛感,索达就能承受这样的距离和强度。格洛莉娅造了一把只有瑞亚能驾驭的弓,并把它交给了它唯一认可的主人。

箭尾如流星的灰烬嗖一下消失在夜空中。

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索达从瑞亚的手中脱落,她无力地跪坐在地。

刺眼的光毫无悬念地在半空零号残余的躯壳中爆发,光甚至穿透了层层裹住大陆的飞尘。瑞亚闭紧了眼睛,她捂住嘴,试图掩饰着哭声。

可瑞亚的眼泪却不可避免地流下,止不住。在爆炸的那一刻瑞亚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零号死了,她杀死了零号,她正在杀死艾格尼萨。

瑞亚已经告诉过自己她不会再愧疚,不会再犹豫。可箭飞出的那一刻她还是哭了,泪水模糊了她的视野,她真想就这样稍微使这支箭偏离一下轨道,但那样有什么用呢。零号反正也要死了。

瑞亚从不掩饰自己对战争的憎恨,她更从未想过一手造成北国五城之一毁灭的人会是自己。

瑞亚哭得泣不成声。

 

灰烬渐渐散去了,在巨大的机械大陆堕入深渊发出的几声巨响之后。军队悄无声息地集结在高墙下,犹如蛰伏的铁铸巨兽。数百艘巨大的空舰浮空在三号大陆外部,这是艾格尼萨最精锐的舰队。

瑞亚慢慢站起身,她的眼泪一直流着,但她表情严峻冷酷。用不着擦,眼泪不一会就干了,因为极北的风太冷。

瑞亚飞身跃出瞭望塔,落在城墙上,一身火色像一缕焰。瑞亚·特纳,特伦纳战舰的总指挥,特纳家族最有资格的继承人,艾格尼萨的狂狮。

三号大陆在等待着他们的狂狮宣布战争的结果。这本该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争,最强的空城零号,列雷弗家族对特纳家族的贸易条约不满而宣战。几乎所有艾格尼萨上层都不看好第一战斗家族归来的嫡女,这也本该是一场毫不动筋伤骨的内战,所有的损失应该控制在几座小型城池之内,武器损毁也该有一定限制。 

“列雷弗家族不存,除损毁外,名下所有财产归属特纳家族。”瑞亚顿了一顿,“所有原列雷弗名下炼金师恢复自由身,所有零号城内脱出炼金师恢复自由身。”

这两句话无疑会招惹来不少闲言蜚语。毕竟炼金师是很大一笔可用资源,任何一个家族都不会放过招揽炼金师的机会。

“列雷弗家族,舰队,全灭。军队,全灭。我方舰队毁损,四十七艘,部分毁损,一百零三艘。我方军队,亡四千三百二十人,伤六千四百人。”

瑞亚冷冷扫视一遍军队,“造成的损失,以及一旦与弗尔萨瑞斯开战,特纳家族能否及时支援的后果,由我瑞亚·特纳一人承担。伤亡的军人及其家属,特纳家族将进行补偿及一切可能的援助。”

“以上。”

军队沉默着,没有人多言。

“战争结束。 解散。”

几乎所有人都自以为料到了这场战斗的结尾---以特纳家族修改条约为结。毕竟还面对着外敌的僵持,所有人都不可能做得太过分。

然后从冰川归来的瑞亚·特纳改写了一切。

在末日来临之前,北国五大空城之一,堕落。

评论(8)
热度(20)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