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父亲来自北方,是那个小镇中第一个考上清华的孩子。这莫大荣耀的光环,直至十四五年后还延续着。我回乡之时,遇上他的老师,他还能从我脸上辨出父亲的痕迹,指着我无比自豪地道,考上清华的学生!我沾了父亲的光。母亲在南方土生土长大,母亲的父亲曾是老师,也在我十四五岁之时死去了,此前一直受疾病的折磨,言语行动皆困难,再难看出身为人师的风采。纵是如此,母亲却是个美人,年轻时出国短旅。这经历她却甚少与我提起。只从照片中依稀窥得母亲的丰神,面容如古典女子,蛾眉如新月,眼瞳朦胧而富余烟水气息,唇瓣饱满有泽,活脱脱从民国走出来的人物。

评论
热度(14)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