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克洛诺将军,”舜翻鞍上马,“这些年来,你学到了什么?”

舜的长发束得很工整,没有一绺落在风里。维鲁特带笑点头,“学养马。塔帕兹的礼物,陛下可还满意?”

舜半眯眼睛瞧他,顷刻一挥马鞭。白色骏马一声嘶鸣,撒开四蹄。远远的风尘中驰骋一周,蹄声渐近,最终停在维鲁特面前。

舜高坐在马背上,爱抚着白色的鬃毛。维鲁特上前一步,“请让我帮陛下。”他抓住缰绳,一手解开革制的脚蹬。舜刚稳跃落地,一把匕首便割开了白马的咽喉。

血汩汩流出。维鲁特在马腹上擦净侧刃,方才将匕首滑入鞘中。四蹄抽搐着,不一会便没了动静。

两人各自面色平静。舜打个响指,空气仿佛凝成厚重的结晶,聚焦的阳光不一会便点燃了尸体。平地起烈焰,维鲁特的银发罩上低沉的红光。马尸不一会燃烧干净,不留一点痕迹。

“这真是你想要的?”舜低声问。

“事到如今,这个问题还有意义吗。”维鲁特的红瞳毫无感情地映着余烬。“我这么做为的不是私仇,你知道我也对皇位不感兴趣。”

舜莞尔一笑,“别误会,对倒我百利而无一害,只希望你别后悔。”

维鲁特面色肃穆。他闭目再睁,双瞳已变成银色。瞳孔蓦然放大,似乎从空气中嗅见什么。舜抢在前头开口,“不是外人。”

白枪率先破开气流,而后一人在两臂外凭空出现。

不逾矩越礼之人。

“不是外人。”维鲁特重复一遍,对那人伸出手,“尽远·斯诺克,久仰大名。”尽远只用长枪碰了碰他的掌心。

舜耸肩,“尽远是我信任的人。”

“希望你信任的人不多。”维鲁特收回手,灼灼转向舜。

皇上的脸顿然一冷,“你不在其中。”

维鲁特面上不置可否。







*有点想把以前的想法整合成一个文

*不该写这个的(nima)

评论(2)
热度(33)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