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生活中见缝插针的激情

灯火阑珊处 叁

瑶池里烟雾缭绕,水气蒸腾。凌云钟乳四处垂在水面上,金莲亭亭其间。仙姬着七彩的霓裳翩翩起舞,仙乐四起,也不知何处来的。

杨婵双手交叠着,站在那方池的边缘。池水清明如镜,却映不出她一袭素白的倒影。

但她的的确确站在那里。

 

沉香大婚在即,此时王母将她召上天去。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多耽搁几秒,就该误了婚期。瑶池中悬着一座辉煌的坐榻,王母半倚其上,一肘支颊,面带慵意。

一曲方尽,榻上的人才不紧不慢道:“三圣母,过来吧。”

 

杨婵向前未走几步,便有一片云摇摇晃晃飞到她脚边。她犹豫一下,又闻王母催促,便抬足上了那云。彩云真悠悠向着金榻去,飞到半途,杨婵便在云上缓缓跪下。到了榻边,她也不起,只低首软言:“不知娘娘找小仙何事。”

天条方改,一步也大意不得。杨家兄妹,均是心肠通透,八面玲珑。“犯了过才要逃走,我一点错误没犯,为何要给天庭话柄?只要我在这华山下一天,天庭就错一天,我在华山下一年,天庭就错一年,我在华山下千万年,天庭就错千万年。”杨婵尚在华山底下,便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的儿子,刘沉香。”王母停顿一下,乜她一眼。

刘婵顺服地跪坐着,软软倚在塌下。

“来人,给三圣母赐座。”王母含笑道,声音别外和蔼,“沉香马上要大婚了,我说得没错吧。”

“娘娘记挂沉香,小仙感激涕零,无以为报。”杨婵落了座,又起身深深一礼。

王母雍容地点头,“如果没记错,沉香未过门的妻子,该是那狐狸精小玉。”她端起茶盏吹吹浮着的热气,“人与仙、人与人成婚,依现有的天条,是理所应当的。”茶杯被攒在榻旁的几上,脆生生一响。

王母轻轻叫了一声,“嗳呀,可巧没把琉璃杯摔坏了。”

“娘娘圣明。”三圣母垂首低眸。

“你说,万一真坏了,谁来赔?”王母盯着杨婵,“你在场,我也在场。这杯子是三圣母打坏的,还是---西王母打坏的?”

杨婵闭口不语,任刀一样的目光在脸上刮来刮去,试图刮下一点不忠不诚的疑云。搁到其他人身上,或许早已冒出汵汵的汗,脸也吓得发白,凑巧就是个比“莫须有”高一等的罪名。

 

可惜面前的不是别人,是三圣母。

 

“瞧你紧张的,”王母噗嗤一笑,“一个玩笑而已,也用得着一言不发。”

“娘娘折煞小仙了。”

“哪是什么折煞。”王母话锋一转,“可是那人与妖成婚,刘沉香又算半个神仙,”王母用茶杯撇了撇沫子。“---你觉得,难道合适?”

“娘娘意思是,这桩喜事,不合天庭规条。”三圣母终于抬起头来。

“暂不论天规天条,”王母冷冷啜了口茶,“就先说人与妖生的孩子,是人还是妖?若他是妖,为祸一方,天庭是管还是不管?你们杨家兄妹,一个是万人敬畏的司法天神,一个是万人敬仰的三圣母,届时你们的脸面又搁在何处?”王母轻轻笑了一声。

 

“又或者,天条还想改第二次呢。”

 

“小仙不敢。”

“不敢就好。”一道目光悠悠冲杨婵投去,“那我的意思,你也不敢随意揣测?”

杨婵喉咙一动,“娘娘圣明,小仙何德何能,能知晓娘娘所思所想。只是这天条上,实在没有人妖不许通婚一说,小仙故出此言。小仙鲁莽,还请娘娘责罚。”

“责罚就言重了。”王母撂下杯子,“我问的是你的想法。”

“小仙认为,”三圣母抿一抿唇,坚定道,“并无不妥。”

王母审视她片刻,瑶池的歌舞靡靡何时全撤了下去,犹只一缕薄雾,似是茶气,又似弱水的影子,在她眼前绕来绕去,成了瞳中一抹白翳。王母的脸在白翳中像是扭曲了。

 

“的确,没什么不妥。”王母松松说。

 

杨婵刚要谢恩,王母又道,“只一点---”

“还请娘娘指教。”杨婵半点未露出不耐之色。

“我看,给那胡小玉开个仙籍,教她成仙。”王母凉凉道,“也好听上去名正言顺些。”

杨婵直至此刻,心里才稍稍一沉。前面所有试探,带或不带机锋,都是预想过的。唯独给小玉仙籍,是从未料到。她不由小心觑向王母神色,西王母正用指甲逗弄着一束殿上折来的宝气,看不出是一时任性抑或藏心多时。

“小仙谢娘娘恩典。”她只好叩首。再耽误下去,恐真误了婚期。一个仙籍,虽是一种束缚,也与天条大不相同。当初她的二哥也曾“听调不听宣”,若王母想用这等法子防止以后出现的变数,也只怕不如更直接的手段来得有力。

 

王母要的难道只是这个仙籍?

 

“很好,下去吧。”王母也不再多留她。

“快回凡间吧,以免赶不及大婚。”叮嘱还在身后流连,流连在彩色的瑶池里,流连在琉璃宫里,流连在王母的朱唇上。杨婵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踏入了一个无形的圈。那圈具体是什么,她说不上来。

 

待她踩上刘家村的土地,已是大婚前夕。


【1】【2】【4】

评论(2)
热度(28)

© 苏元 | Powered by LOFTER